【蓝千】in a word like this

蓝河X千成


tag首杀X1

有没有人吃我安利!!!那么萌的cpwhy没人萌!!!虽然我写的不好吃但原著里萌die好么!!(强行买安利

我知道夏天没板栗,就是单纯的我想吃(x




第十赛季季后赛,蓝雨第一场输给了兴欣,这对蓝雨粉来说难免是个意外。蓝河跟着粉丝团出体育馆的时候,碰巧碰到了也正好出门的兴欣粉丝团。要是换别的战队肯定是要互呛的,但兴欣是新战队,他们和兴欣粉丝团的人也不熟,在两家会长互相点头示意后就准备离开。

 

蓝河看到千成在对方队伍中,千成看到他也是一愣。蓝河在和千成分手后紧跟着就是第十区的破事,一直想找千成单独谈谈却没机会。在此时叫住对方太尴尬了。蓝河脑袋一热,快步走到千成跟前,直接拉着他就走。站在千成旁边的月中眠吓了一跳,以为是为千成弃蓝溪阁转兴欣的事,连忙想拉住千成,结果被旁边的田七拦住。 两队人在两人走远,才反应过来,两会会长又相视一笑,点点头带着队离开。

 

蓝河也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,千成被他拉着愣愣地跟在他身后,蓝河拉着他微凉的手腕走了一段,始终沉默。蓝河想着怎么挑起话题,却开不了头,看着路边撸串摊,转身看着千成,结果憋出一句:“我请你吃夜宵吧。”

 

千成看着他,眨了眨眼睛,点点头说:“好。”

 

蓝河想起当时向他提分手时,他的回答也是这个字。本以为他会和往常一样再闹腾一会儿,蓝河甚至连说提分手开玩笑的说辞都准备好了,然后他就回了个好字,两人就这么分了。

 

蓝河让千成在原地等着他,几分钟之后他把一包刚糖炒板栗塞在千成手上。

 

千成看着板栗又惊又喜:“这大夏天你哪买来的板栗?”

 

“你不是挺爱吃的吗?”

 

糖炒板栗散发着甜腻腻的味道,千成看着板栗也开心,没去在意太多细节:“谢谢会长!”千成在第十区时,都这么叫蓝河了,后来转会了也一直没改口。

 

第六赛季,蓝雨夺冠,蓝溪阁的大部分人都是相当高兴的,蓝溪阁的公会精英群里一片欢腾。蓝河意外得知他和千成在一个城市,一高兴,就约了面基。

 

蓝河仍记得当时千成的穿着,嘉世的官方出的T恤和牛仔裤。虽然千成是叶秋粉这点他是知道的——据说他原先也是嘉王朝的,只是因为抢怪和上层闹翻被踢了,才在春易老的力邀下加入蓝溪阁,但这时候穿这衣服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。千成确实没有太多的想法,蓝河也只是无奈地笑笑,对此不甚在意。两人在看完电影后,三言两语又回到荣耀,两人便一头扎进路边一家网吧。他们从网吧出来时已经相当晚了,晚饭也错过了,就在路边买了包板栗,两人分着吃得可开心。

 

在面基之后的几天,千成向蓝河表白,两人莫名其妙又顺理成章地交往了。那时候的蓝河也就大学生的模样,而蓝河已经在接到蓝雨俱乐部工作的正式邀请,但五六岁的年龄差并不影响什么,该谈恋爱一样要谈恋爱。一年多的时间吵吵嚷嚷着也就这么过来了。

 

“你们宾馆在哪边?我送你回去吧。”蓝河提议。

 

“行啊,其实挺近的。”千成指了指方向,把糖炒栗子的袋子递向蓝河,“会长你吃吗?”

 

蓝河接过一颗,拨开,放入嘴中,香味四溢。


蓝河想起分手的理由就觉得傻逼得好笑。


还在神之领域的时候,源起是突然冒上来的绕岸垂杨——蓝河并不喜欢提这个名字,总之从各种意义上来说,那对蓝河是一段不好的回忆。蓝河是个爱面子的人,在绕岸垂杨各方面的挑衅下,他决定主动约战了绕岸垂杨。


你不见得就打得过他!


蓝河记得当时,千成在知道他要约绕岸垂杨时,这么说的。千成性子直,为不让蓝河去约战,没有考虑太多就这么发上去了。蓝河看到那句话,心里本身就有火气,再这么一说,也就提上一句,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决定,你要这种事都要干涉,分手好了。千成看了更恼了,就顺嘴答应了。


结果战也没约成,蓝河就去了第十区。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好像什么都没改变,除了没了恋人这一层。


两人并肩走在路灯下,离千成住的宾馆不剩多少路。


“千成。”蓝河叫住他。


两人停下脚步,千成转头看他。


“对不起。”蓝河郑重地说。


“什么对不起?”


“对不起,我不该提出分手,也对不起不该在那时候火气那么大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……”蓝河眼神不自觉得向旁边撇,顿了顿又正视千成,“还有没有可能……我们还能在一起?”


蓝河突然看到到旁边的人一下向他压过来,然后感受到了对方的体温,他感受着对方的头靠在他肩膀上,有些潮湿透过他的T恤。


“我特么当时随便说的好你就信了啊!”


蓝河不自禁地抿嘴笑笑,抬手摸摸千成挺长时间不见已经长了不少的头发。


“对不起,都我的错。”


“嗯,你的错。”


fin.

评论
热度(12)
© | Powered by LOFTER

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