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届卡肉大赛叶黄组


太太的接文游戏,说玩就玩【

据说这叫卡肉大赛?

第一次玩有点不清楚规则,有bug望见谅

都是魔性的梗,脑洞大的才能赢【x

这次还没比玩,但已经快笑死了【x

 @麻酱  @坨酱  @暖柘 一起玩的




yooo:黄少天站在宾馆房间门口,低头看短信,确认了一下房间号,然后又看了一眼短信里除房间号好仅有的二字,约吗,发件人叶修。

麻酱:黄少天咬了咬牙,按响了门铃,没反应。又按了一遍,还是没反应。他看着手机上那串号码有点恍惚,还是拨了出去。“喂?少天?”电话那头倒是很快就接了,黄少天咽咽口水,把手搭在门把上搓了又搓,“叶修,我到了,开门吧。”咔,电话挂了。黄少天听着忙音几乎觉得自己要窒息了。

yooo:宾馆走廊里出奇的安静,门却没有打开,随之而来的是黄少天的手机铃声,“我说,你不是到了吗?”“对啊我是到了啊,你怎么不开门啊你!”“我开了,没见你人啊。你在哪个房间?”“就你短信发那房间啊484啊怎么了?”“你在哪个宾馆……”“红太阳宾馆啊怎么了?”“我说的是红大阳……”然后当黄少天到所谓的红大阳宾馆的房门前见着叶修时:“卧槽老叶你好意思吗!那么个小破宾馆你也好意思出来约炮!”“兴欣穷啊,要约就约,不约拉倒。”

麻酱:“约就约!”黄少天反手甩上了门。叶修一脸复杂的上下打量他,随手抓过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丢给黄少天,“去浴室弄好。”黄少天手忙脚乱的接过,翻来覆去的看,“卧槽老叶你居然还有这种趣味,你是变态吗。”叶修不耐烦的把黄少天往浴室推了推,“快点。”

yooo:黄少天无法理解叶修为什么会突然把账号卡在这种时候扔给他,直到他打开浴室的门,看到了里面的电脑,猛地打开浴室门大吼;“叶修你有病吧!!!厕所里怎么打荣耀!!!”说着,又猛地把对方压打床上,“可是你说要约的。”

麻酱:叶修被压得脸都白了,“腰……”黄少天吓了一跳,连忙站起,“哪儿呢哪儿呢,我看看?”叶修颤颤巍巍的站起,突然翻身把黄少天压在身下,“逗你玩儿呢。”

坨:“叶修你……”黄少天看了看床的四周,顿了顿,喉结吞咽的动作让叶修有些动容。黄少天沉声到;“这个…红…大阳宾馆里,基本的工具有没有阿…”叶修被问住了,这破旅馆,刚刚在厕所似乎的确没有看到套子之类的用品,更别说润滑了。总不能赤手空拳的就上吧…两个人保持着暧昧的姿势,默了。

素素:良久,黄少天挪了挪身子,想从叶修沉重的怀抱里挣脱出去。“哎,别动…"头顶传来男人压抑的声音。“…"一向多话的黄少天觉得耳朵有点烫。简陋的宾馆里流动着闷热的空气,叶修再也忍不住,抽下浴袍的腰带,捧住了身下男人的头,开始寻找两片唇瓣。 情动。 啪的一声,随着电线的爆鸣,灯灭了。叶修顿了顿,毫不在意地啄了一下身下人的眼睛,开始上下其手。

yooo:在叶修嘴唇碰上黄少天的眼睛的一瞬间,黄少天移开脸,低声说道:“别碰我的邪王真眼!”叶修一愣,一脸看煞笔地看着他。黄少天尴尬地笑笑:“开玩笑开玩笑,你继续你继续。”

麻酱:叶修眯着眼睛看了黄少天一会儿,黄少天被他盯的发毛,“看什么看,没看过啊。”“你说呢……”叶修俯下身,舔吻黄少天的耳廓,然后满意的听他用颤抖的声音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挖掘机技术哪家强?”叶修被噎了一下,不过身为战术大师的他很快就反应过来,“山东技校找蓝翔。”叶修温柔的堵住黄少天的嘴。

素素:叶修的舌在黄少天口腔里灵活的游走,偶尔撩拨一下话痨的舌根,对方一个激灵,换来了叶修更大的动力。“咝…"吻得太过动情,以至于偶尔松开时两人都颤抖着深吸一口气。叶修的眉毛抖了抖,伸出舌尖,沾着某样翠绿的东西。“你今天晚上…吃了韭菜?”黄少天的脸瞬间涨红,呼吸急促地迎了上来,碎碎的吻着叶修皱起的眉毛,“喻队第一次试手…”继而扭动着身子,释放着更大的热情。

yooo:叶修低头咬住黄少天的脖子,对方没忍住低音出声:“艹,叶修你轻点会死啊我晚饭都没吃……嘶……就过来了……”“你没吃晚饭?”叶修在黄少天耳边这么说道,黄少天能感觉到他的热气碰洒在自己的耳朵上,有些痒:“恩……”“你想吃什么?”“随便…………喂喂你什么意思!”黄少天看着叶修说完就起身诧异道。“我也饿了啊,去买夜宵呗,顺便再把那些工具买上,你要一起吗……”黄少天一脸脱裤看这的表情,看着叶修穿好衣服出了房间门,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扯过被子暗骂一声妈蛋。几分钟后,叶修回来,黄少天嫌弃地把叶修买回来的韭菜盒子吃的一干二净,叶修看着黄少太全身除了被子一丝不挂地坐在床上吃韭菜盒子,一勾嘴角,摁灭了烟,笑道:“继续?”

麻酱:叶修伸手抚过黄少天光滑的脊背,随手把烟丢在一边。窗外突然响起一阵及其动感的音乐“你是天边最美的云彩”叶修动作没停,把头埋进黄少天的颈窝想啃他的锁骨,然后他清楚的听见怀中的人哼了一句“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”,叶修噗的笑了一声,捏了一把黄少天的腰。

坨:叶修用指尖缓缓摩挲着黄少天颈侧白皙的皮肤,煽情而用心,黄少天在叶修暧昧的撩拨下轻轻的喘息,不知为什么,在幽闭简陋的旅馆里,黄少天心里油然生出一股奇异的小调,如同突然福至心灵。黄少天伸手拉着叶修的领口向自己靠近,“摩擦摩擦…”黄少天微喘着吐出几个字,炽热的气息尽数喷在近在咫尺的叶修的脸上,叶修望着黄少天情动的脸,接到:“似是魔鬼的步伐…”这时,透过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的宾馆的们,两人听到门外一阵划拉的声音,就像是…滑板鞋…

素素:黄少天翻过身子,背对叶修,想到方才的歌声依旧有些不能释怀。叶修趁他 出神,舌尖在他耳廓内抽.插.着,轻轻吐一口气。“嗯…”黄少天几乎要把脸埋进枕头里。“害羞什么。”叶修得寸进尺地将手伸进了长长的浴巾,白色的长袍内顿时有了一处突起。黄少天又扭了扭,突然转过身来,眼睛亮亮的问:“哎呀哎呀都六号了叶不羞你作业做完了吗做完了吗?”叶修仔细的拿眼瞧他,似乎在深思,“唔…这不正是在做你呢吗。”

yooo:“做你妈……”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,用力翻身,把叶修压在身下。“哦?少天是喜欢骑乘啊。”黄少天没说话,一口咬上叶修的嘴唇,瞬间两人口腔中都充斥了血腥味,叶修趁这时,再翻身压过黄少天,但可惜的是,红大阳宾馆的床经不起他们的折腾发吱呀一声,此时他们已经滚到了床的边沿,黄少天条件反射地腿一登,两人就成功地滚到了床下,直接撞到了墙上,发出沉重的响声。“隔壁的声音小点会死啊!!!!”两人听到声音皆是一愣,但紧接着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

也许tbc?




评论(14)
热度(37)
© | Powered by LOFTER

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