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吏青】零点

很短,存个档


那个自说自话的男人又来了。

夏冬青有些无奈地想。

来人从酒吧门口径直走向吧台,眼神还不忘在周围白花花的大腿上游荡一番。

“哟,青仔,又打工呢。”

那人在吧台前坐下,夏冬青将一杯酒挪到他面前。

那人没道谢,向远处挑眉一笑,端着酒走开了。

事实上,夏冬青跟他并不称得上熟。

夏冬青在酒吧第一次见到他,他就自来熟地直呼出了夏冬青的名字,并理直气壮地向他要了一杯酒。

再之后夏冬青总能碰到他,他像是专挑他打工的时间来。

他自称是灵魂摆渡人,他说夏冬青的眼睛是他给的。
夏冬青觉得他是精神病。

不过他一本正经地说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,也因此拐骗了不少无知少女。

夏冬青可不是什么无知少女。

而当赵吏手伸入他的衬衫,比他略健壮的身躯与他瘦弱的身板紧贴,唇舌纠缠之间,夏冬青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酒精弥漫在两人之间,夏冬青却格外清醒。他的衬衫被强行扒开,皮肤暴露在空气感受着刺骨的寒意;他炙热皮肤贴着赵吏冰凉的胸膛,他听没听见心跳。

第二天,他在一所海景别墅中醒来,赵吏竟捣鼓出一桌子早餐,他对赵吏还会做饭感到诧异。

“厨师证要看吗?都你爱吃的。”赵吏对自己的厨艺很自信。

夏冬青想说,他最爱吃的是泡面。他看了看一桌子吃的,把话咽了下去。

那天以后,夏冬青再没见过赵吏。他把所有事都归咎于酒精。

生活还是依旧地过,夏冬青还得靠着兼职上学。忙碌的工作和学习让他无暇顾及一些事情,他也本是不在乎太多的人。

最近夏冬青想还个工作,酒吧的氛围实在不适合自己。
正好,学校旁边新开了家便利店,在招店员。

fin


评论(2)
热度(28)
© | Powered by LOFTER

懒。